峨边印象(三):彝家盛宴(上)

作者: 2020年12月16日 点击数: 1096



老聂:老管,重庆人,是我读研究生时的同学兼室友,大我九岁。今已六十五岁的他,是在四川省委党校教师职位上退休的。因教学关系,常跑山区,对少数民族文化多有兴趣,对民族地区的发展也很关切。这次听说我抱病治疗间隙,想趁中秋国庆双节之际,回到我上大学前的生长地探亲访友,便主动要求同行并兼自驾司机。加上我的同事及家人,八人两车,4号经峨眉到的峨边,6号通过毛坪顺大渡河离开的。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令大家倍感兴奋,大呼不虚此行。时发少年狂的老管也一改平常之散淡状态,表现极为活跃,沿途才思泉涌,滔滔不绝。回到成都后,我们还在群里交换照片,分享感想,大家都希望他能代表我们写点体会什么的,感恩并宣传一下峨边。这就是下面四个名为峨边印象,实为峨边随想的出台背景吧! 


彝家盛宴(上) 

老管: 

峨边印象1、2,都在传说中游历。印象3,我们还是回到现实生活中来吧! 

本次峨边之行的起因,是聂匪同学要回他的家乡看干妹妹。相传,当年他的爸爸是毛坪医院的医生(四川泸县人,毕业于泸州医士学校),他的干妈阿果是到医院学习的赤脚医生。由于阿果腹腔长有囊肿,就向聂医生请医问药。聂医生不愧为毛主席派来的“拿赫措”(意:医生),为阿果手术切除了肿瘤(一个乡村医院,70年代可以做腹腔手术,非常地牛!),让阿果婚后怀上并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小女孩。感谢之余,阿果要求聂医生夫妇认小女孩为干女儿。聂匪的母亲谢药师毅然同意,并为小女孩起了个汉名,海燕。期望她长大后能象高尔基在同名散文诗中描写的那样,展翅高飞。 

   当年我是知识青年,落户在土家族山区,对当时山区农村的贫穷和缺医少药情况是有亲身体会的。而且我也是赤脚医生,如果当年我去了涪陵卫校,如今我或许就是个医生。那时,我是哼着一首歌颂工农兵学员的歌去学校的。歌曲的旋律和歌词我至今都记得清楚“等到阿妹上大学回来哟,改造山河... ...”,有知青调皮,把后一段改成了“改善生活”。有此情结,我自然要去看看当年的赤脚医生怎样了?她们的山河改变了吗?她们的生活改善没有? 

   傍晚,目的地到了,我们来到了干妹妹海燕(已经是乡镇干部了)在县城的家里。彝家的迎客可真是热情啊!全家带亲戚有十来号人,端着美酒、唱着歌儿、盛装迎客。事后我看了录像,我是第一个进,幸亏是提了礼物,左手一瓶酒,右手一桶酒,逃过了门槛酒;然后是我们这次同行的七个人,每人被献上了一木杯门槛酒。本来这杯门槛酒是要干了才能进屋的。还好,他们放水,表示一下就过关了。接着就是叙旧,在电视上观看聂医生一家与彝族亲家半个世纪的结缘照片,介绍我认识当年的赤脚医生阿果,再着彝装照相。他们说我穿彝装后就像彝族的大英雄,真是让我高兴不已。欢笑声中彝家的大宴开始了。我不是美食家,不能用色香味的标准来描述,反正就是大块地吃肉,大杯地喝酒。这个很对我的胃口,席间还有人一醉方休了呢。彝餐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杀鸡宰羊品种多,海碗大坨摆满桌;二是喝酒必敬酒,敬酒必唱敬酒歌。此时我是真地感到,我们几个汉人是既不能歌又不能舞,她们一唱歌,我们就瓜起。汉族好像还没有如此生活化的敬酒歌,我脑海里搜罗了半天,用藏语还了一首敬酒歌,那才是曲高和寡哟,估计是汉族的听不懂,彝族的也听不懂。不过大家高兴就好,尽兴就行。酒足饭饱之后,又去看【记忆峨边】的沉浸式实景歌舞演出。 
 


彝家盛宴 


老聂: 

  老管既然开始写吃,又要以食言情,我就只有再哆嗦几句了。不知什么原因,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都被取了不同的外号。在读书时代,我的年龄总是同学中比较小的。读研究生时,尚不满20岁,可能进大学前生长在小凉山区的原因,言行少拘,长相出老,很不像读书人的样子,老管和室友常发贾匹他们就说我身上匪气重。这样,我又有了个新的外号了:聂匪。说到与阿果孃孃一家结缘半个世纪的故事,不能不提到我的母亲。母亲是今重庆巫山人,毕业于重庆药剂学校。后到峨边彝区支医,便扎根了下来。和天下母亲一样,既要工作,又要持家,勤劳而忘我。母亲仁厚,记得小时候阿果孃嬢每次带海燕来我家时,母亲总是那么热情,给吃的送玩具备新衣,一口一句,这个彝胞女儿好乖。最近海燕还讲过:“我妈妈腹腔内长了疝气。当时干妈就是我妈妈的老师,她不仅是老师,更待我妈如亲姐妹,怀孕时干妈全程给妈妈做孕检(那时彝区农村少见的检查),我在山上出生后,干妈托人往山上送山里人得不到的婴儿衣服、月母子吃的白糖等等,孩子满月就直接背下山拜给干妈,从此两家亲戚渊源流传至今”。母亲走的早,如果健在应该八十有二了,自己没享什么福,却给儿女栽下了乘凉的树。每每想起,我总会极伤感,潸然泪下。已移民的大学同学榨师,曾常来家串门,认识我的母亲。他最近在群里说了一句话:“聂实经(我的本科外号)的福气好,有一个任劳任怨的母亲和知书识礼的父亲,不管上次去巫山还是这次去黑竹沟,大家都还在享受他们的红利”。在城市工作的原因,母亲走后海燕妹妹一家对我们一家的关心,更多更细更周到,对我的病情也时时挂怀。我只能用心呵护传承好这段长辈们在特殊年代结成的彝汉一家亲的真情,方才不负重托,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申领防疫健康信息码方法: 
 

 



1. 用手机微信扫描“国家政务服务平台”二维码; 
2. 进入点击“立即领取”; 
3. 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当前居住地址”、“近期情况”、“当前体温”。 
4. 输入微信“支付密码”完成验证。即可领取“防疫健康信息码”。 
 

 


来源 /峨边彝族自治县融媒体中心 
编辑 / 阿咪子 
审核 / 贾首健

 

 

 

©2013 峨边彝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蜀ICP备2020035987号-1